围观王宝强爆粗口 | 谈愤怒

事实上,愤怒从来都不分三六九等,都是内心中的一种需求渴望被关注。
我们能够理性的看待和了解这股火,便不会被它所灼伤。

围观王宝强爆粗口 | 谈愤怒

本来章子怡被爆在美国产子,让汪峰上了头条,可是汪峰这头条还没坐热乎,又被王宝强抢了去。


1213日,王宝强的弟妹在家乡骑电动车回家路上,被后方汽车撞飞,肇事三人开车逃逸,被撞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王宝强听到消息后很震惊、很气愤,发了一条爆粗口的微博,顿时数万的评论,成了热门话题。


事后王宝强发出一篇声明,叙说了事故经过,声讨了肇事逃逸者,同时也为作为公众人物在网络上爆粗口向大众道歉。


而和以往的明星爆粗口不同,宝宝的粗口更多的得到了大众的理解,甚至很多人评论光爆粗口还不够。



对于亲人意外离去的愤怒,我们都能给予理解和宽容。

而在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却不允许别人有愤怒的情绪,甚至是不允许自己发火。但,我们又好像管不住那股火。

这股火从哪来?

要知道愤怒是一种本能,是一种潜意识的反应。当人出现愤怒时不是意识层面想“哦,我该愤怒了”,然后才会有情绪。而是在你经历愤怒的事件时,你的愤怒会自然的出来。


知识点get

【头脑中的情绪系统】

我们从外界接收的信息,通常有两条通路可以传递给大脑。


一条是短通路:丘脑→杏仁核;


一条是长通路:丘脑→扣带回→大脑各区域相应皮质→杏仁核。


杏仁核在我们的大脑中,扮演“心理哨兵”的角色,负责处理与情绪有关的事务。有的心理学书籍上,形象地把短通路称作“情绪脑”,而把长通路则称为“理性脑”。


这两条通路,除了路径长短的区别之外,携带的信息量也相差甚远。


从丘脑直接到杏仁核这条短通道,只能携带少量信息,最突出的特点是“快”。比如,原野上有一头野兽向我们冲过来,这时候,大脑就会启动最短的信息传递通道,杏仁核立刻做出反应——要么迎战,要么逃跑。


长通路则可以携带大量信息,对信息的加工也更为精细。也就是说,通过这条路径,我们可以充分地思考、权衡,并做出理性的决定。当然,长通路也需要更长的时间做出反应。


情绪脑还有一个别称,叫做“原始脑”,在亿万年的进化中,“原始脑”帮人们逃避野兽、躲避危险,可以说是居功甚伟。而在现代社会中,极少遇到生死攸关的事件,频繁地启动情绪脑,就显得不合时宜。相反,在分工协作中,理性脑则显示出了绝对的优势。


为什么有的人说不能有愤怒?

具体要了解个人生长的小环境,也要考虑大环境的影响因素。如果从小就在一个被拒绝表达情绪的环境,就会影响成人以后对愤怒情绪的处理的能力。因为在被教育的过程中,愤怒常被称为“不好的”情绪,当有这种情绪后,经常会被“要求”不准有。这种方式往往看似处理了问题,实则是在潜意识中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看起来没有发出来的火不存在了,其实它只是躲在了你的潜意识中,蓄积能量。

当我们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处于被要求不能愤怒的环境下,就也会反向要求他人不得愤怒。当别人有火时,我们多为表现不理解也不接受,甚至排斥,进而产生自我愤怒的情绪。这又是一个循环。


生活中那些没有“火”的人


有些看起来从来脾气好好的老好人,突然发起火来,比谁都可怕。


是不是很有意思?你会发现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人也会有出奇的愤怒,那是因为很多人在人前克制了很多情绪的流露,而这种过多的意识控制,并没有真正帮助到缓解自身情绪。当有一天,潜意识积压的情绪爆表就会产生失控的现象。


就好像曾经的马加爵,药家鑫甚至是林浩森。他们在父母眼中都是懂事的孩子,都是有文化的大学才子。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情景依赖的。生活大环境不允许他们这些懂事的孩子有愤怒的情绪。


当你的愤怒被多次拒绝,我们的潜意识就会习得不去表现这种被排斥的情绪。


所以他们压抑了本该去处理和释放的那股火,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却内部波涛汹涌。直到某一天,一个契机点燃了潜意识中的火药罐,负面情绪彻底爆发,产生失控。

我们该如何管理这股火?


知道自己在生气

你们可以去做这样一个小测试:重复以下两句话

我生气了。

我知道我在生气。


看似都在说自己生气这回事儿,而体验到的感受却不同。


第一句话:我生气了。无论是自己还是听到的人,都会感觉你和生气在一起,它就是你,你就是一个生气的人。


而第二句话:我知道我在生气。“知道”是意识层面在做判断,而知道生气的这个过程,你好像是从生气中跳了出来,去分离的看生气这种情绪,而不是在这种情绪之中。这也是我们知识点中所提到的,理性脑在工作。


所以,当你感觉到自己要发火的时候,你可以在心中默念给自己听:我知道自己在生气。

允许愤怒

情绪本身并没有对错,只是出现的时机可能不被接受,不代表不可以有。我们这里说的允许愤怒,并不意味放纵,而是更好的去管理它。你在允许自己有情绪的过程中,也是打开自我疆界的过程。


就好像一个很有经验的服务人员,当你怒气冲冲找他评理,他并不会也生气的跟你理论,而是一再的说对不起,带着微笑好言好语听你发泄。你会发现对于这样的人,你原本准备好的一腔怒火,一下子就溜走了。当愤怒得到允许的时候,它就会很快消失掉。

愤怒在保护我们

有的时候,我会跟来访者说,愤怒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一种生存情绪,它并不像我们传统认知中那样面目狰狞和可怕。它有时就像是我们情绪的精灵,当你体会到自己在愤怒的时候,就像是看见身体中有个精灵在舞蹈。它会保护我们,就像原始人在猛兽前要装出咆哮的样子才可以吓走对方。而现在当你在咆哮的时候,并不是对面是只猛兽,而是这只猛兽住在了你心里。

清楚你在愤怒什么

我们愤怒是因为自己内心中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在我之前写过的文章《不让自己卡在沟通中》就提到了这样一对夫妻,他们爱吵架,丈夫还会用动手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而在咨询的过程中,他们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是什么。丈夫以为自己是生气妻子的冷言嘲讽,而其实他是在愤怒自己没有感觉到妻子对自己的关心。不要被我们愤怒的表象事件所迷惑,我们要了解自己真正愤怒的到底是什么,才会更好的去应对它。

王宝强的爆粗口被普众所理解,因为我们会合理化愤怒的原因。

事实上,愤怒从来都不分三六九等,都是内心中的一种需求渴望被关注。

我们能够理性的看待和了解这股火,便不会被它所灼伤。


文 | 青妤

文章版权归GWH心灵催眠,欢迎转发,转载请联系。


GWH是一种态度

是一种生活方式

Good Will Hypnosis

Give you what you needed

Walks besides you

Hope you enjoy your life.

GWH-你所投入的,必将真实发生。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