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抑或放手,你是可以选择的

你越是关注和维护痛苦,它越吸蚀你的能量。

执着抑或放手,你是可以选择的


你越是关注和维护痛苦,它越吸蚀你的能量。

因为过分投入,我在过去几年替人做治疗时,没有好好把所接收的负面能量清理掉,结果身体变差了,越来越不行,真不中用。必须把一切停下来,找个好的中医师治疗一下。那个替我治疗的、很有灵气的女医师说:“你这么瘦小,怎么能承担那么多?”是的,我忘记了我不是圣人,我也委实太过分,总爱不顾一切。

不愿意但还是要暂时停下治疗的工作,隔天到中医处针灸和拔火罐。温柔的护士在我瘦小的背部推火罐。火点和小吸罐在坦荡的肋骨与皮肉间,热冷相间地推开了我收藏的脆弱和自我。意识跟随每根火烫灼痛的神经高速穿透整个身躯,那是多么奇妙的身体和灵魂交会的旅程。我观照着,那是微不足道的皮肉之痛,因为不消一刻便会习惯,然后它会消失。可内心的痛可以纠缠胶着很久,必须彻底放下。

当然我很清楚,忍痛也是自我的表现,可以相当危险,助长一个宁愿背负痛苦的自我。

懂得观照的话,痛是好的,提醒“自我”还在运作,距离爱和自由还有多远。

那天,我和客户S谈她自残的问题。她恋爱以来经常失控狂哭,不开心时暴饮暴食、放纵地购物,信用卡透支近十万。而她只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对,就是控制不了。”她苦涩地说,“我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方向。”


另一位客户A,活在过去十多年的恋情创伤的记忆中,每每靠回忆令自己心痛,自暴自弃,甚至靠接受治疗来肯定自己没救了。很多心理病人,一面求医,一面却决心继续病下去。听到医生说:“怎么一直不好?”反而感到满怀安慰。

病并不可怕,享受病态比病本身更可怕。

很奇怪啊,我们明知所执着的想法和习惯是无底深渊,带来极度苦痛,我们偏偏不愿放手,继续沉沦,还努力替自己解释或辩护:“这是我的历史,我别无选择。你未曾经历过,怎会明白我的痛?”

是的,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痛,想起来都要生要死,悲痛万分,无人能彻底明白。偏偏我们一边奢望别人明白,一边抗拒别人明白。别人真的明白了,感同身受,便没有独自承受那么可怜了,不是吗?一个人独自伤痛总是无限凄美的,场面更悲壮。像我喜欢的旧歌,黄耀明的《伤逝》,其中一句“无限痛苦但美丽”,啊,令多少爱惨了的男女越痛苦越安慰!也许他们都是这样想的:连为对方痛苦的能力和回忆那段历史的机会也失去的话,爱,或者我自己,还剩下什么?

又是老问题:我们都害怕孤独,活在过去,宁愿做受害者,也不敢面对自己。


《魔戒3》(《指环王3》)中的主角千辛万苦走到火山口,准备把令无数人受害的魔戒扔下去,却死执魔戒说:“这是我的。”不肯放手。瞧,依恋痛苦的欲望比我们想象中的强大千万倍。令生命最痛苦的东西,我们偏偏舍不得放手,偏偏是最大的诱惑,希望握住不放手。这是什么道理?你越是关注和维护痛苦,它越吸蚀你的能量,把痛苦当作你历史中最轰轰烈烈、最独一无二的成就。你现在明白为何有人会期待轰轰烈烈的爱情悲剧了吧。你无法自拔地被吸引着,越想越堕落,也越来越无力抵抗。难怪你爱得那么虚脱、那么无助、那么不成人形。这是惯性,爱不一定要这样。

还在痛,因为我们根本舍不得离开,靠痛苦确认自己的存在。这是负面的信仰,却救赎不了我们的灵魂。爱不靠苦难。真正的爱无法容下苦难。

执着抑或放手,你是可以选择的。


摘自 |《在爱中修行:暖心经典手绘本》


-就让它在那里吧,独一无二。-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