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的控制者 | 外遇背后的秘密

大众之所以那么讨厌出轨行为本身,是因为原本有门可走的城,TA偏要破墙而出。

隐藏的控制者 | 外遇背后的秘密


大众之所以那么讨厌出轨行为本身,是因为原本有门可走的城,TA偏要破墙而出。


而破坏一段婚姻关系的背后,是破坏者与自己相处的失败感。


内在小孩怕失控


在成年人的故事背后,一般都潜伏着一个受伤的小孩,曾在童年时和父母的关系中体验到情感受挫和理想破灭。


而这个内在的小孩会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隐藏控制者,TA掌控着我们的情绪、感受和对事物的认知。


在婚姻的初期,我们都是在意识层面交流。有意识、有理性的把自己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去尽可能的完美化自己内在的小孩。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久而久之,被压抑的内在小孩就会蹦出来,告诉你谁才是真正的情绪控制者。


在以往家庭治疗案例中,有这样一位妻子,她每天要给丈夫打20个电话。如果电话接通还好,如果电话没有回应,她会发了疯一样的继续打和发微信。丈夫被她搞的很疲惫,因为时常担心电话打来而无法专心工作。最后也因此辞去了待遇丰厚的工作,想要离婚,在此之前带着妻子来做咨询,寻求最后的帮助。


我们看到这个女人被她丈夫称为”疯子“,而她内在的小女孩却同样害怕着这样的”疯子“。


当我们了解到这个女人童年的故事,便会对于她这种反应有更多的思考。


在她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已经分居,母亲脾气不好,每当和她父亲有争吵,就会把火气发泄到她的身上。所以,她每天早上醒来都很担心,不得不去应对母亲的情绪-被大声吼叫或被忽视。很自然,这建立起来一种对被照顾的饥饿感。她渴望一个照顾者每天关注她的世界,给她鼓励和支持。她期望能从老公那里获得类似的关注,当她不高兴的时候,他能听到她的痛苦和孤独。而令她非常惊讶的是,她日益发疯似的需求遇到的却是充耳不闻石头般的反应。


内在的小女孩受不了来自丈夫相似于母亲的冷漠,控制着她去打电话,试图用这种方式来靠近丈夫。


逃离身份危机的焦虑


在婚姻这种意识形态下,已经限制了我们内在向往自由的一部分冲动。妻子不断的索取关注,无意识的在压榨这个男人内在小男孩的舒适距离。


而她的丈夫也因为她这种无边界的靠近,离她越来越远。他会和女同事聊天、逗贫,用他自己的话是在用这种方式疏解来自妻子的压力。因为和其他女性朋友聊天,他可以想回就回,不想回也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有的时候他也会找些理由晚些回家,试图躲避妻子不停的询问和关注。在他给自己内在小孩泄压的时候,妻子的内在控制又开始膨胀,导致两个基本无法正常交流。


心理小视频 | 为什么另一半会出轨



婚姻是个围墙,总有人向里张望


如果一个人对困扰自己的真实冲突毫无意识,则”原因“通常会被投射到伴侣的身上。所以她会抱怨丈夫不关心她,而她丈夫会无奈于她的歇斯底里。


在婚姻中,终究,是两个内在小孩的结合。如果你无法接纳另一半的内在小孩,或者对方无法去容忍你的内在小孩,它会开始出于自我保护的状态,去寻找适合并且能够接纳它的人。


你会发现在婚姻关系不和谐的背后,总有一个救助者-重要他人。在普世的价值观中,他们被称为外遇对象或第三者。


而通常这些人的内在小孩会充当一个救火队员的身份。他们听到某一方在叙述自己婚姻中的无助,这激起了他们内在的保护和照顾的欲望。


曾经听到一个作为第三者的来访者说,他其实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希望对方离婚,而是感觉自己很懂她,很希望她能在他的关注和理解下感觉有希望和快乐起来。时间长了,有一天,他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或许对于她最大的帮助,就是让她离开现在的老公。他也知道这对于她老公可能不公平,可是,换个角度想,他更希望这个女孩能够快乐,而那个可以给她快乐的人就是他自己。所以他当时并没觉得自己是做错了,而是站在一个帮助者的角度在看待这份关系。


无意识的恐惧、伤害、希望和渴望,总是不可避免的躲在我们选择伴侣以及随后遇到冲突与失望的背后。在传统的婚姻或家庭治疗中,人们通常更多的去关注他们是在一起还是要分开的决定上。然后,真正需要处理远超过一个决定,而是会涉及到两个内在小孩的成长。如果双方没有达到同样的成熟点,便需要非常细心地理解双方的成长过程,以对每个人底层的内部需求能有一个公正的判断。


当人们可以解决自己内在小孩的冲突,才可能迎来平稳和谐的婚姻关系,否则,你会发现,总有人在你家门口拿着”灭火器“张望。而你或者你的伴侣会随时可能打开门,让TA进来。




P.S. 很多人并不知道他们自己内在小孩的样子,而其实,你的身体就会表达出内在小孩的状态。


例如合影时的身体姿势就暴露了一切。内在小孩会靠谁更近。



P.P.S. 送给那些在婚姻中受伤的人:


婚姻过程中有三枚“戒指”,分别是订婚戒指,结婚戒指和”痛苦“戒指。在这个时代,我们知道,“痛苦”要开始成为婚姻的一部分了。然而,如果没有痛苦,我们可能不会学着理解,不会获得成长和发展的机会,不能战胜可怜的小概率,不能有改变的希望。实际上,没有痛苦,我们可能不会和任何真实的物质有联系。


那就真的是悲剧了。


以上



文/邹青妤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