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GWH – GoodWillHypnosis

GWH创始人邹青妤老师的第一篇文章,为您分享GWH心灵催眠的成立史,GWH又是以什么为做事根本的,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吧~

你好,GWH  –  GoodWillHypnosis

GWH的创立者

在高中二年级,我开始对心理学感兴趣,暗暗对自己说以后要做一名心理工作者。

大学毕业那年,我获得的是经济学学士学位。

大学毕业后,很顺利找到和专业对口的工作。一个用现在词语形容是“高大上”的工作。高回报的薪酬,大气的工作环境,上档次的工作伙伴。这些都是同龄人会为之羡慕的。

两年后,我辞职了。

人的一生活到90岁是32850天。工作了两年,我已经用去了一万多天。我想在剩下的两万多天中走自己选择的路,做自己选择的决定。

如果当初我会抱怨父母施压而填报非自己所愿的专业,到今天再回头来看,我却要感谢他们的这个决定。正因为尝试和体验过,我才有资格去评论,也才有能力去做选择。

接下来的两万多天是我自己的。所以,我毅然决然的放弃那份“高大上”的工作,选择路途遥远并艰苦的心理学。

有些人学习心理学,为了拯救自己,有的人为了拯救别人。

我,为了拯救别人,也为了拯救自己。

在每一次的个案体验中,我都感觉自己从他们的世界中看到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即使我们的潜意识对未知存在恐惧,但是,我依然兴奋着一路向前走。

在2010年我并不知道,自己2011年去美国学习,并成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交流学者、美国催眠学会(AHA)认证催眠治疗师、美国HMI专业催眠学院培训课程专业催眠师。后续拿到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

并在2014年创立了这个工作室。

这就是未来,我期待它给我更多的惊喜。

不光是我,你也可以。

GWH名字由来

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叫做《Good Will Hunting》,中文译名《心灵捕手》。这是一个关于天才的故事,一个关于心灵援助的故事。作为一个心理工作者,我知道这个片子到底想诉说什么。

片子中主人公的名字是will Hunting,我想作者是有隐喻在里面。而我喜欢Good will这个词组,美好的愿憬 。我知道通过催眠(hypnosis)的过程,可以让来访者体会到对未来充满希望,实现他们内心的目标。而“H”也代表着Hope(希望)。故而,Good Will Hypnosis(心灵催眠)的名字就这样诞生了。

关于GWH

这个圈子接触的都是“病人”?不能否认现在仍然有很多人认为心理圈都是怪咖。

事实上,催眠师/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医生不是一个概念。我不想在这里去辩驳有病与无病的定义,我只想说,作为一个心理工作者、催眠师,我们并没有医生的资格去给来访者诊断症状甚至是开药。如果做了,是毫无职业道德并且触犯法律的。

我们在GWH要做的是基于来访者的目标,通过专业的测评、科学的心理技术去调整他们现在的心理状态、情绪、行为等等,催眠/心理咨询可以作为辅助心理治疗的一种手段,但不是治疗。

在这里,我们不是医生,而来访者也不是病人。

GWH故事

“有一个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 

催眠师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催眠师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这个人的旁边。这人很奇怪地问:你是谁呀?催眠师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 

过了一会儿,催眠师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那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催眠师回答说:蘑菇当然也可以走来走去啦!那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 

又过了一会儿,催眠师拿出一个汉堡包开始吃,那人又问:咦,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催眠师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呀!那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 

几个星期以后,这个人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还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 

对于来访者,一个人可以带着过去的创伤继续生活,只要他把悲伤放在心里的一个圈圈里,不要让苦痛浸染了他的整个生命,他就可以像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 

对于催眠师,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也许,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诫和指明,他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人在他身边蹲下来,陪他做一只“蘑菇”。 

文/邹青妤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