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化自我,看看让你痛苦的那些标签

概念化的自我,或内容自我,就是指你自己成了语言归类和评估的对象。语言上表现为“我是”,比如:我是年老的;

概念化自我,看看让你痛苦的那些标签

来源:康乾心理

编辑:GWH


概念化的自我,或内容自我,就是指你自己成了语言归类和评估的对象。语言上表现为“我是”,比如:我是年老的;我是焦虑的;我是吝啬的;我是不可爱的;我是甜蜜的;我是漂亮的,等等。概念化的自我充满了内容。所谓的内容就是你自己向自己兜售的故事和人生。包括所有你接受和整合进语言的,关于自己的想法、感觉、身体感受、记忆和行为倾向。你可能对这样的自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是你将平常的语言应用在自己身上和自己的生活中所制造出来的产物。

在使你陷入痛苦这方面,概念化的自我是最危险的。因为概念化的自我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理由,并且还使自己的经历保持了一致性。这样的一致令人备感舒服,但却也令人窒息,最后会无情地导致“老一套”的局面。你有没有注意到,如果某人认为自己无足轻重的话,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好像都会印证他这样的想法?或者你有没有观察到,如果某人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话,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她就总是(在意识中或是在现实里)处于受害者的地位?


如果你正承受着焦虑、抑郁或是压力的折磨,那么确认这些失调的状态也几乎就是概念化的自我的一部分,你的情绪问题已经变成了你对自己讲述的人生内容的一部分。这么说并不是要你把这些事实都当成是假的,你的大多数现实可能基本上都是正确的,但是焦虑和抑郁并不是你人生的全部,而且,它们可能是一些你并不了解的东西。


现在准备一张纸,写下你痛苦的故事,就像你还没有开始读这本书之前会描述的那样。简短一点,描述出你主要的问题,以及这些问题的历史、处境,还有你对它们为何出现在你生活中的分析。

现在,回过头去读一下自己刚才写的内容,在事实下面划上横线。事实是描述性的,而非结论性的东西。去掉所有的肤浅的分析(使用了像“因为”这一类的词,可以判断为肤浅的分析。如果出现肤浅的分析,不要在下面划横线)。现在把事实从你刚才写的内容中提取出来,然后用所有的事实来写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结局也完全不同。这并不是承诺、预测、或是评估,这只是练习而已。看看自己是不是可以把这些客观的事实融入到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中去。

现在,观察一下,同样的事实在两个故事中,其意义是如何变化的,又是如何变得截然不同的。如果你觉得这么做有难度,或是看不出来这样做的意义何在,那么用同样的事实,再写一个故事,写一个包含了所有事实的不同的故事。然后,再看看同样的事实在两个故事中,意义如何变化,如何变得截然不同。

在指导你做这一切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要说没有什么不可能,或者说人生没有极限。我们肯定也不是像你通常想的那样,要嘲笑你的人生故事。确切地说,我们想表明的是:


(a)你人生故事里的事实并不能决定会出现在什么故事里,不管你的思维如何对你讲述,仍然可能出现许多故事版本。


(b)事实很重要,因为这是故事的组成部分。这也就意味着真正至关重要的部分其实是可以改变的。我们知道,事实是无法更改的。但是与事实有关的故事,以及由这个故事产生出来的自我概念,构成了我们人生的方方面面,而我们一直以来也拒绝对这些方面加以改变,因为我们执著于此,与此融合成了一体。也许这些方面(我们的故事和我们对故事的执著)是可以改变的。


看到自己一直以来武断地坚持着的自我概念其实可以有新的表述方式,就在眼前,在现有的版本之外,实在是一件令入兴奋的事情。但是要以开放的心态来超越自我概念,也是挺让人胆战心惊的。毕竟如果自己不是自己的想法,那么自己又是谁呢?


当你放开对自我概念的执著之后,你就会像个孩子一样,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抱以开放的心态,并且愿意接受所发生的一切。但首先,你必须放弃对自我概念的执著。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够在没有找到心理着陆点时就这么做。


-label off-



评论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