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夫妇是我的朋友,他们结婚5年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前段时间,他们的小孩要做有一个心脏手术,我和另外几位朋友去医院探望他们。

给负能量一个表达的机会

小李夫妇是我的朋友,他们结婚5年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前段时间,他们的小孩要做有一个心脏手术,我和另外几位朋友去医院探望他们。

给负能量一个表达的机会


小李夫妇是我的朋友,他们结婚5年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宝宝。前段时间,他们的小孩要做有一个心脏手术,我和另外几位朋友去医院探望他们。小小的婴儿身上插着一堆的管子躺在病床上,真让人心疼。我一见到孩子的妈妈,知道她很难过,忍不住上前去拥抱她。妈妈眼眶湿红地说:“孩子太小了,心脏问题又比较严重,医生说手术风险很高,成功的概率只有60%,我很害怕……”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家人和一起来探望的朋友就打断了她。“没事的,你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手术会很成功的。”“你看这么多朋友来看我们,怎么能说这么泄气的话?”“这个时候,你这个当妈妈的要更坚强才对……”这些看起来安慰的话,不是带着盲目的乐观,就是对这个妈妈有责备的意思,怪她不懂事,不够坚强。我有些为这位妈妈感到难过,于是对她说:“我们大家都会为孩子祈祷的,希望他顺利度过这一关。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要开口。”

探望完病人回到家,我内心的难过久久无法消散,同时想着我们安慰病人家属说的那些话。“没事的”“都会好的……”我当然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希望孩子手术成功,健康快乐,但是手术的高风险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们似乎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也无法面对孩子母亲的恐惧与无助。

这让我想起《欲望都市》最后一季中的剧情。当女主角萨曼莎被确诊为罹患乳癌后,其他三位女主角很震惊,她们抱头痛哭,但还是乐观地说一定会没事的,病情很快会康复的。之后,萨曼莎开始接受可怕的化疗,她们在一起还能吃着棒冰(化疗带来的口干副作用),开着玩笑。

其实,她们的内心很担心很害怕,害怕好朋友的病情会恶化,会死掉,但她们不能说泄气话,也不能把这害怕表现出来,甚至竭力去隐藏自己的担心和害怕。


有一天,凯莉的男友告诉她,他也曾有一个朋友罹患癌症。凯莉问他:现在她怎样了?他答:她死了。凯莉大为光火,怪男友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她告诉他,萨曼莎是她的亲人,她希望她好起来,她知道她会没事的,所以她才不要听这种丧气话。

后来没过几天,很不识相的男友又郑重其事地告诉凯莉,他的朋友罹患癌症,过世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有人一而再地告诉你,你得了癌症的好朋友会死掉,你会有多火大。所以,凯莉都要气炸了,认为男朋友就是故意要打击自己。她问:你就不能不跟我提起你朋友死去的事吗?你不知道我没有办法像你一样不难过吗?没想到她的男友缓缓地说:不是的,我很难过,所以才希望你有心理准备,不要像我一样完全没料到,然后震惊、悲伤很久。

这时,凯莉才理解了男友的心意,因为自己曾经遭受过朋友离世的重大打击,为朋友的死亡深深悲伤过,所以他才希望凯莉不要盲目乐观,失去了认识真实世界的能力,从而看不清真相。于是,她终于不再隔离自己的真实感受,不去逃避和漠视对失去朋友和死亡这事的恐惧与不安

第二天,凯莉与萨曼莎见面,她告诉凯莉自己有多么担心治疗,自己内心的情绪是多么复杂,凯莉原本还想用一以贯之的乐观来安慰好朋友,但萨曼莎握着她的手说:请让我说,我根本没有机会说出这些不好的感受……我真的需要说……

凯莉听后,她理解了萨曼莎,知道她真正需要的是去表达自己那些痛苦的感受,而听那些乐观的安慰人的话,这不是萨曼莎的需要,是她自己的需要。于是她鼓起勇气,忍住那些乐观的话,对萨曼莎说:好,我听你说。


《欲望都市》这一剧情体现了编剧高深的功力,它反映了生活,表现了人性的弱点和复杂的情感,也对我有非常大的触动,让我思考:我们乐观地安慰那些处在痛苦之中的人,比如失恋、失婚、罹患癌症、失去亲人的人,他们真的能够得到安慰吗?说那些盲目乐观的话,是我们自己的需要,还是他们的需要?为什么我们如此难以去面对他人负面的情绪和感受?

我曾经和男友有过如下一次对话。

我:我觉得你根本受不了我情绪不好的时候,我心情不好,你总是说没事的,你不要想太多。我觉得,你认为我和你在一起,我就要表现得一天到晚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样子,我要是做不到,你就会很担心和焦虑。这让我觉得很有负担。我不可能一天到晚表现出正能量。我做不到!

男友:如果你这么说,那我也可以认为你受不了当我看到你心情不好,我担心焦虑的负面情绪。如果你能够接受我因你情绪不好而担心焦虑的不好感受,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

我(我瞬间就笑了,觉得我们俩真是绕口令啊):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我们还没有学会去面对、接受和处理彼此的负面情绪。

我们必须承认,无论是与恋人、家人还是好友在一起,负面的情绪都会相互影响,我们人性的弱点之一便是害怕面对他人负面的情绪。有不少人和文章都会教导你,要极力避开那些充满负能量的人,因为负能量就像灰指甲般会传染,跟一个人负能量的人在一起久了,你似乎也会被拉进那黑色的痛苦深渊中。所以,我们排斥抑郁,排斥无助,排斥一切的悲伤和失败。但是,生活中的负能量是真实存在的,它无法逃避,那些盲目乐观的话语,那些“一定会好起来的”心灵鸡汤很多时候是掩耳盗铃,让你与真实的感受和世界隔绝了。

我们在生活中会看到无数这样隔离负面经验与感受的例子。

有的父母面对长时间哭泣的孩子会手足无措,甚至会恐吓小孩:不许哭,再哭我们就不要你了。

有的幼儿园老师面对一个独自在角落闷闷不乐的小朋友会说:不要一个人这么不开心啦,跟大家一起开心玩游戏啊。

有的人面对失恋大半年还在伤心的朋友会说:你都失恋大半年了,怎么还不好起来呀?

有的人面对遭遇离婚痛苦的朋友会说:没事的,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伴侣。

……


曾有个男性咨客,心情抑郁了很长时间,我问:你太太和父母知道你内心这么痛苦吗?他答: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会假装一切都很好。因为我担心把真实的情绪告诉他们,他们不能面对和接受,甚至会让他们因为我的事情而难受。

正因为人们逃避负能量的危险,人类才得以好好生活,代代延续,这可以理解为一种求生本能和保护机制。但我发现我们现在的社会似乎有一种趋势:越来越提倡正能量,逃避负能量。面对负能量,如果没有梳理和表达,那它只不过是被隐藏和压抑了。当人们不被允许去表达负面的感受,只能表达正面的感受,那些负面的情绪都被否认、逃避和隔离时,人们就容易患上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

心理咨询存在的一个功能则是给负能量一个表达的机会,咨询师面对痛苦难过的来访者一定不会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而是能够提供倾听,并给予深切的理解。

我们需要给负面情绪一个合理表达的机会。面对他人负面的情绪时,不要盲目乐观,不要一味灌鸡汤,也不要质疑、劝诫和评论他的感受,这只会让他感觉更糟糕。

那具体该如何做呢?有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可以分享给大家。

熊的好朋友小鸟死了,他很伤心,把小鸟装在自己做的小盒子里随身携带。可是大家看到他的盒子都劝他忘记小鸟。不被人理解的熊一个人躲在家里,不再出门。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熊走出了家门,遇到了也带着一个盒子的山猫。两个人进行了一次交换,让对方看看自己的盒子。当山猫看到小鸟时,对熊说:你和这只小鸟一定是好朋友吧?小鸟死了,你一定很难过吧?然后打开自己的琴盒,用小提琴为熊和小鸟演奏了一首曲子。在轻柔的音乐声中,熊想起自己和小鸟过去的事情,沉浸在他和小鸟的美好的回忆中……因为山猫理解熊内心的痛苦,接纳他因为好朋友去世而一直悲伤的样子,并用自己的音乐纪念两人的友情,让熊感受到爱,于是他内心的悲伤才开始治愈,真正与小鸟进行了告别,学会自己更坚强更快乐的生活。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正面的情绪,也会有负面的情绪,坏的情绪和感受是避无可避的。如果我们的朋友正在遭遇失恋、离婚、患病、亲人离世等生命不能承受之痛时,我们若真心爱他,不要让他去忘记,不要劝告和说服,更不必催他赶快好起来,我们可以像山猫一样给予朋友接纳、理解和陪伴。这是最好的安慰和爱。我们也可以像凯莉那样什么都不说,只是说:好,我听你说。

给生活中负面感受一个出口,给身边亲爱的人表达负面感受的机会,给他们一个陪伴、倾听、接受、同理、包容的机会,最终一切真的会好起来。

ps:我朋友的宝宝心脏手术非常成功,孩子现在很健康可爱。萨曼莎的癌症最终治愈并成了抗癌明星。 ^_^

文/meiya

评论被关闭。